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目连救母(第2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目连救母(第2章)
作者:jipeng1982 字数:5624 写的不好纯属为了自娱自乐

第二章踪迹

我梦遗了,看着鸡巴和床垫上的斑斑白色粘液,这他妈也太刺激了。不对啊, 我的内裤呢,我没有裸睡的爱好啊,怎么梦遗还把内裤脱了,这梦也太他妈真实 了,一定是我在梦里看着那个女人的骚穴被粗大的木棍抽插时,不由自主的把裤 子脱了撸管,现实中也把内裤脱了。这怎么办,看着床单上的黏液,妈妈要是回 来了一定会嘲笑我发春的,是的她从来没有打过我,骂过我,只是呵护我,保护 我。但她一定会笑话我的,一定会说小明长大了应该取个老婆了,是不是看上哪 家的大闺女了,是不是已经有了女朋友带回来给我看看呗,没关系咱家有钱可以 马上给你买个房子结婚。哎她是把自己孩子看得一定是最好的,可她不知道爸爸 给我的这张脸,根本就没有女孩会正眼看我,她们的反应一般是赶紧离这个大猩 猩,钟楼怪人远点。只有妈妈认为我是世上最好的最帅的。还是自己赶紧洗洗吧, 洗个澡,然后换个床单,消除一切罪证。肚子饿了昨天晚上就没吃,被这群sb队 友都气饱了,看了看表十点了,咦,不对啊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她平常是有时候 会和,她在健身俱乐部结识的闺蜜出去吃吃饭唱个歌什么的,但一般夜里一两点 钟就会回来的,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时候,因为我就是她的一切,回来的再晚, 早上也会把早饭做好,然后在轻轻的叫我起床,告诉我先吃饭,如果玩累了困的 话再接着睡。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早饭是绝对不行。这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发 生了吧,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行我要去找她,赶紧穿好衣服,去门下楼。直 奔她天天去那个健身俱乐部,俱乐部很大,设施很齐全,游泳馆,网球馆,器械 馆一应俱全,一年的年费至少要6000元。我找到了女服务员询问我的母亲昨天有 没有来这里健身,是不是健身后和什么人出去玩了,而她告诉我,我的母亲已经 2 天没有来健身了。我又询问了一起和我母亲的健身的闺蜜的电话,并一一打电 话问她们是不是知道我母亲的踪迹,但没有,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母亲的去向,都 说已经2 天没看到她,也没有接过她的电话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坐在床上想了又想,赶紧报警吧, 110 接通后,我讲了情况。好,请您不要着急,我们会马上帮你寻找的,有消息 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好再见……这有什么用等他们找着,可能都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尸了。 不行,我要马上去找到妈妈,绝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我去哪里找呢?冷 静冷静,好好想一想这几天到底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对了同学, 马上给同学打电话,我只记得和同学商量去哪里玩,可去没去,我也不知道了? 在我的这个新学校里,我只有两个朋友,一个叫季建伟,有1.8m的身高,不过身 体和我比差远了,很平常的那种,不过脑子很好使,是歪脑子很好,至于学习跟 我半斤八两,不相上下,都是60分万岁的那种。一个叫任里1.75m ,他的学习很 不好头脑一般,和他相比我和季建伟的优越感从然而生,但他也有一个可怕的地 方,就是可怕的上半身肌肉扇子面似的上身肌肉,强壮的双臂,结识的8 块腹肌, 他喜欢疯狂的锻炼双臂,胸肌,腹肌,却不怎么锻炼双腿,当然他的腿部也要比 一般人的更加健壮,可是他那个可怕的倒三角上身和相比下比较瘦弱的下肢,就 看着那么变扭不成比例了。我们三个好基友成为死党的重要原因就是我们都没有 女人缘……还有就是我比较大方,出手阔绰,是他们俩不能相比的,妈妈每月至 少都会给我3000元的零用钱,吃喝玩乐,我们三人的花销,基本上都是我付的, 不够就找妈妈要,妈妈也从来不问我做什么了,我总是感叹爷爷到底给我们娘俩 留了多少钱啊。

这两个家伙是我的死党,但我认为他俩的动机很不单纯,他们在第一次和我 回家见到我妈妈时,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妈的丰乳翘臀,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总 是缠着我妈问阿姨有什么爱好啊,爱吃什么菜啊,放心有我们在绝对没有人敢欺 负小明之类的。其实他俩额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我妈的开胸毛衫处露出来的乳沟, 那嫩白的肤色,红润的肌肤纹理,这两个人一定在幻想着把我妈死死的按在床上 一前一后把他们的乌黑郑亮的鸡巴,送进妈妈的樱桃小嘴和那美丽的小穴。抱着 我妈的头部把我妈的口腔,咽喉,食道用他们的大鸡吧不断的深入,把他们腥臭 的精液和尿液送入我妈的胃里,然后拍打她白嫩挺翘的屁股,把我妈的小穴,子 宫灌满他们的子孙。

我:喂,是屌丝吗?

季建伟:有什么事?卡西莫多。怎么玩够了就把哥们忘了啊,怎么这几天也 不给哥们打电话找哥们玩来啊?

我:别提了,我这几天很不好,好像失忆了,而且我妈妈也不见了,这都急 死我了?电话里也说不清你还是赶紧叫上斧王过来一趟吧。

斧王就是任里的外号,他的身形外貌和斧王真是太像了,能有女人喜欢就怪 了……

中午12点他两准时在饭点时出现,明显是来蹭饭的……

我开门赶紧叫他两进来,我太想知道这几天到底我都做了什么,和他们到底 去哪玩了?他们是不是见过妈妈?是不是知道妈妈去哪了?

我:我妈妈不见了,你们知道她去哪了吗,我这几天到底都做什么了,我怎 么也想不起来了,急死我了!

屌丝:这样啊,你别急,咱们是在5 天前商量的出去玩玩,你说要找个稀奇 古怪的地方玩玩。你听了斧王的话,他说小时候曾经在他奶奶的老家,一个小县 城在和奶奶去山上玩的时候看到过一个很好玩的地方,那是个清代或者更早时留 下的衙门式的建筑,奶奶告诉他这个地方闹鬼的千万不要靠近啊,斧王觉得奶奶 一定是在骗他,现在他看了走进科学觉得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怪,都是可以 用科学解释的……正好放假了咱们一起去探险吧。这样回来后就又有了可以吹牛 逼的资本了。

斧王:恩没错,然后转天咱们就出发了,我俩是在你楼下看到你妈送你出来 的,之后就没在看到过你妈了,而且你说你没有告诉她我们去哪玩了只说去附近 玩玩,咱们是早上去的然后待了一个晚上转天就回来了。

我:是吗,那是个什么地方啊?我现在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不过这跟我妈 不见了没什么关系啊,看来你们也不知她去哪了。这可怎么办啊。不会出什么事 吧。

屌丝:你先别急,也许她真的有急事出去了,忘了和你联系了,现在已经报 警了,而且你也没什么线索,还是等一等。我先告诉你那天的事情你好好回忆回 忆,是不是你的头撞到哪里了,连你妈妈有事出去了也忘了。

我:恩有这个可能,快说都是去哪里了,也许我真能想起来我妈的去做什么 了?

屌丝:恩咱们那天是早上走的,你妈妈送你出来的,那个地方离咱们这有300 里地,咱们坐车一直到中午才到,咱们到斧王奶奶家吃的饭,然后咱们就去山上 玩了,其实那个地方没什么特别的就跟电视里那些衙门一样,早就是一片破壁残 垣了,门前两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雕塑也早就碎成了一块一块的烂石头了,牌匾 可能也叫村民拿去烧火了,大门还剩一扇立着,一面倒了,进去后影壁也塌了一 半,上面画的什么东西咱们也看不懂,还在那瞎琢磨了半天,只有一个牛头,咱 们是肯定的,不过那个牛头非常的怪异,竟然像非洲的犀牛,鼻子上还长了两只 一前一后一长一短的角,咱们在那乐了半天。还说斧王他奶奶肯定是骗他的了, 咱们中国以前哪有什么犀牛,这他妈肯定是近代建的,说不定是哪个神话电视剧 里的场景建筑,拍完片就不要了。里面还有大堂。二堂,刑房,监房,茅厕,食 堂,水井,马房,柴房,还有县太爷住的厢房等等,面积到是不小,不过里面基 本上什么都没有了,物件早就让人搬空了。倒是有一个地方咱们没进去因为大门 都已经坍塌了,门都被堵死了,还他妈没有窗户,备不住是个仓库之类的吧,然 后咱们三觉得没什么意思了,看看天也快黑了就回奶奶那里了,住了一夜转天早 上就回来了。在车站就散伙回家了。

我:哦我还是没想起来什么,没办法,就先这样吧。也许她真的有事出去了 我却忘记了。

斧王:就是急也没有用,走出去玩玩吧,玩累了回来睡一觉,也许你妈明天 就回来了。

我:好吧出去散散心吧。

然后我们三人来到网吧开黑三连坐,中午叫了三份外卖,就这样一直玩到天 黑,还是我们三个好基友配合的好,但他妈的还是输的一塌糊涂,另外两个队友 总是那么sb,无语了。确实玩的很累一回家就倒在床上不愿在起来了,我心想妈 妈一定有急事出去了,明天早晨她一定还会轻轻的叫醒我的。

恩?又来了又是那个梦,又是那个地方,这个地方不会就是我们基友三人组 去玩的那个地方吧,衙门,雕像,大门,我渐渐的有了些印象,在我走到影壁墙 的时候,我可以肯定了,因为上面的那个怪异的犀牛头就是我们在那里见到过的, 这真是日(淫色淫色4567Q.COM)有所思夜有所梦。大堂上面没人?都不在了吗,去哪了?也许在里面, 在我,

进入二堂后,我见到了我的妈妈,是的她就在我的眼前,那熟悉的面容,没 错就是我的妈妈,不过眼前的情景惊得我一动不动傻傻的立在地上。我妈妈被赤 裸着倒吊在已一个倒大字型的样子被固定在一个口字型的架子里,那白嫩的肌肤 上到处都是一道道血红的鞭痕,她那圆润笔直的大腿被劈开分别绑着架子的上方 两侧,两只细嫩的手臂绑在架子的下发两侧,两只巨乳像两颗晶莹的水滴,向下 掉在胸前,由于过于巨大甚至乳头处已经触及到了她的嘴唇上,她只要弯弯头张 开嘴就可以把那紫葡萄般的乳头叼着嘴里了。大腿里侧的白嫩肌肤是非常柔软和 细嫩的,但是被鞭打的皮开肉绽,一道道伤口流着红色的血丝,里面的白肉向外 翻开,那种痛苦是不可想象的,相比身体的其它地方这里被狠狠的鞭打过,看来 行刑者非常了解女人的身体,知道哪里是她们最柔弱的地方。她现在双目紧闭长 发散落在地上身体一动不动,可能是被鞭打的晕了过去。那个刽子手就在他的身 后,他的面容真是太骇人了,他就是长着长嘴双角的犀牛怪,就是那个在影壁上 刻着的怪物。草这他妈整个就一个忍者神龟里的罗斯泰迪吗。不会是外星人把妈 妈绑来的吧,这太他妈科华了。只见他把一木桶的水狠狠的泼在了妈妈那柔软的 娇躯上,要把她能醒,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这他妈水怎么是黄色的呢,这根本就是他妈的尿液。这 些浑浊的尿液顺着妈妈的身体灌进了妈妈的鼻腔和微张着的小口,妈妈被呛醒了, 她抖动这着身躯,巨乳在胸前摇摆着,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眼睛微微睁开,尿液 流了她一脸,不过我看到她的眼神里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我冷静了下来,急忙 上前我要救出我的妈妈,我用双手想去抱住妈妈的身躯不能再让她遭受这种酷刑, 可我的双手穿过了妈妈的身体,我就像个空气一样根本接触不到她的身躯,我大 声的呼喊,但根本没有声音,我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但在我穿过她的时候,我 听到了妈妈痛苦的呻吟声,我能听到声音了,但这种声音更加让我痛心,我束手 无策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罗斯塔迪这时又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皮鞭,他叫骂道: 你这该死的贱人,跑了十几年终于被我们抓回来了。让你跑。然后手中的皮鞭狠 狠的挥下,重重的打在了妈妈的阴部上,阴部顿时血飞肉溅,妈妈大声痛苦的叫

啊……,你杀了我吧,我绝不会屈服你们的。你们这些畜生。罗斯塔迪:你 个贱人,我们可是阴间的鬼神,是阎王殿下的鬼差,你这阳世的贱畜母猪跟了我 们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说完后又是狠狠的一鞭。『啊!……』妈妈惨叫不已。 『呸!你们是什么鬼神!你们只是一群肮脏丑陋的畜生罢了。』「呵呵,骂得好, 你这母猪,慢慢的享受地狱的快乐吧。」说完他不再言语,而是不停的用皮鞭狠 狠的抽打妈妈的阴部,妈妈痛苦的叫喊,大幅扭动着身躯试图躲避犀牛怪的皮鞭, 犀牛怪很享受妈妈的表现,他很喜欢把妈妈的小屄当做瞄准的靶标,然后准确的 打下去,听到她痛苦的叫喊声使他极其舒畅更加的亢奋。打着打着妈妈痛苦夹杂 着呻吟的大叫一声一股黄色的液体从妈妈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小屄里喷了出来, 顺着妈妈的平坦小腹,巨钟似得丰乳,尖尖的下巴,樱桃般的小嘴,微挺的鼻腔, 桃花式微张着的眼睛,黑色的头发流淌了一地。「呵呵,母猪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那么的敏感,闷骚,你是我们最好的玩具,在这个地狱里你永远也不会死,也不 会老,永远都可以享受我们带给你的快乐。」妈妈有气无力的骂道:你们这群吃 屎的畜生,你们只不过是被人喂屎,驯养,屠宰,捕猎的牲畜罢了,装什么鬼神, 早晚上天会收了你们,永世去做你们的吃屎的牲畜去的。「好,我就让你尝尝地 狱的滋味。十八层地狱,你慢慢享受吧。你这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 巧言相辨,说谎骗人的贱妇。我现在就判你尝尝拔舌地狱。」妈妈听到他的话后, 哆哆嗦嗦的紧闭双目,浑身颤抖,小嘴里不停说到: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你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现在想起求饶已经晚了,没事你不会死的,而且你的舌头 慢慢的还能长出来,咱们可以反反复复玩这个游戏,哈哈这是太有意思了,大哥 他们几个出去了,真想叫他们来一起玩。没关系有的是时间,千年万年,我们就 是地狱的主宰,我们就是生死的判官。要让你知道背叛我们的下场,让你永生永 世成为我们的玩具。」

犀牛怪说完后,一只手夹住了我妈的下颚,稍稍一用力就打开了我妈紧闭的 小嘴,另一只手用铁钳夹住了妈妈的香舌,慢慢拔了出来,我妈粉嫩的舌尖再不 停跳动着,她极力的把头后仰想逃避这种痛苦,但这都无济于事,舌头还是被一 点点的拉出小嘴,慢慢的充血,变红,已经到了极限了,舌头被拔出一半了,已 经隐约能看到嘴了的舌根了。犀牛怪这时突然的一用力,妈妈的粉舌就被残忍的 拔了出来,妈妈的嘴里的鲜血也跟着喷了出来,她没有任何声音了,她已经疼晕 了过去,想一只待宰的羔羊,身体瘫软的耷拉了下来,毫无生机。「贱畜,你自 己好好尝尝自己骚屄的味道吧。」他把我妈的粉舌插进了妈妈的小屄里,然后用 手来回的搅动。

我无法接受这种画面,我最喜爱的妈妈,为什么在地狱里遭受酷刑,我用手 重重的捶打着地面,我要救我的妈妈,可现在我无能为力,这是为什么,我无法 发出呐喊,我疯狂用手想去帮助妈妈,想去杀了犀牛怪,可我碰不到他们,这他 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眼前一黑,仿佛是晕了过去,其实我是从梦境里醒来了。 我喘着粗气,脑子里一片混乱,我发现了我妈的踪迹,可我应该怎么办呢?